柠♢零

哟,我是柠零♪

除了学习什么都干的高一咸鱼!
我想日哭约瑟夫。我很理智。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
我永远爱朔间零

和lof作战到底…!再来屏我啊!
同桌:好变态啊,这个。
我:你是真没见过变态的。

我要日哭这个小狼人!!!!
他真好看155551保佑我抽到他!!!!

【伞约】恋兄情结。

从约约来之前开始。

——

「七哥,你没事吧?换我来吧,我保证把他们都锤爆!」

黑伞在谢必安的手里不安的扭动着,谢必安一边轻轻抚摸着伞柄,安慰着躁动不安的范无咎,一边抬眼观察着那个砸了他的板子的求生者的位置。

「安分一些,无咎,我没事。」

前锋回头看了一眼要踩板子的谢必安,握紧了手中的球,飞速的向远方跑去。

谢必安望向冲刺的方向,那里还剩下最后的两台电机,电机间的距离不远,其中一台的杆子正在快速抖动着。

「好了,该你了,无咎。」

谢必安轻笑一声,撑开手中的伞,当他化魂入伞的同时,伞飞速的向前移去了。

「荡魄!」随着一声怒吼,伞安稳的落在电机旁,瞬间,范无咎便出现在了修机中的特蕾西旁边,随即便是一击恐惧震慑。

「特蕾西!」看着倒下的机械师,刚刚赶到的威廉开始乱了方寸,叮的一声,校准失败,进入落魄状态。

「呵,想跑?门都没有!」双手交叉将伞抛起,又稳稳的接住。转身手起伞落,威廉便稳稳的倒下了。

三次上椅的机械师立刻被遣送回庄园。范无咎转身回去牵起前锋。

魔术师已经被谢必安解决掉,现在只剩下空军了...她肯定得来救人,呵,这局赢定了。范无咎的嘴角勾起微笑,开始寻找附近的狂欢之椅。

「无咎...!小心!」伞中的谢必安小幅度的挣扎,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呯」

「呃啊!」空军的枪还没用!

威廉从气球上挣扎下来,再一次握着球,冲向了远方,而空军也带着双弹,翻窗溜走了。

最终前锋上了椅子,空军跳了地窖。虽说是三杀大获全胜,两人却是都挂了彩。

「可恶啊!我居然忘了那家伙还有枪!咝——轻点七哥!」范无咎愤怒的砸着桌子,好在庄园的桌子质量都够硬,否则非得拍碎不可。

谢必安替他上着药,虽说不是真枪实弹,监管者们也的确够皮糙肉厚,但近距离挨了一枪,还是会肿起包来的。

「好了,这次就当长个记性。」收拾好工具的谢必安,轻轻弹了一下自家暴躁又不省心的弟弟的脑门。「毕竟你我二人不能同时上场...无咎如此不令人省心,我怎能安心的让你替换上场呢?」

「你就别打趣我了,七哥。」范无咎趴在那张被他摧残过的桌子上。「话说最近要新来一个监管者。」

「是呢,希望是一位不错的同僚。」谢必安轻轻擦拭手中的伞。

「戚...只要不构成什么威胁就好。若是做些对七哥不利的事,我肯定要他好看!」范无咎明显还在气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也是说对了。

这位新来的同僚,确实很好看。

好看的,似乎有些过分了呢。

——

「怎么了,无咎,你最近怎么心不在焉的?」自约瑟夫来到庄园,已经过了一个月,有着姣好的外貌和平易近人又不失绅士风度的性格,约瑟夫的人气在庄园里一直居高不下。一场游戏过后,谢必安摆弄着手中的罗盘,开口询问整整一局都状态不佳的范无咎。

「...」伞中的人很难得的没有回答。

「无咎?」谢必安感到不太对劲。

「七哥...我...」范无咎小声说着,仿佛是在对谢必安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不,不会的...怎么可能...唔...」不大一会儿又没了声息。

「无咎?无咎?」谢必安轻轻摇晃几下伞柄,然而没有任何回应。

——

夜。天气晴朗的很,星辰布满天空,在庄园的上空闪烁着。

谢必安独自一人在后花园闲逛,被精心修剪过的玫瑰,即使在黑暗中也散发着自己的光辉,幽香遍布整个花园。

「谢必安...前辈?」

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轻柔的嗓音,让人感到十分舒适。

谢必安转过头来,约瑟夫驾着他的相机,看向他这边。

「晚上好,约瑟夫先生。」他的英语还有一点生硬,但相比范无咎来说,已经好的太多。

「啊...晚上好,前辈。」这位有着姣好面容的后辈向他轻笑,精致的五官像一个易碎的洋娃娃。在地府做鬼差这么多年,谢必安敢说,约瑟夫绝对是在他这几千年的鬼生中遇到的样貌最佳的人。

「这么晚了,前辈在这里干什么?」约瑟夫继续摆弄他的相机,很快相机上便出现一张黑白的照片。他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便满意的收起来。

「无事,闲逛罢了。」谢必安并没有带他的伞。很显然,约瑟夫也注意到了这点。

「范无咎前辈...没有和您一起吗?」约瑟夫抬起头,如海一般蔚蓝而深邃的眼睛,看向谢必安,仿佛是要将他吸进去一样。这双眼睛究竟迷倒了多少人?谢必安愣了一下,他怎么会这么想?

「无咎他在房中休息...」谢必安别过头去,假装在看旁边盛开的花。

「原来如此...二位一直是形影不离的呢♪真是令人羡慕的感情啊...」约瑟夫的目光又回到他的相机上,说到最后,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毕竟是我有愧于他...」一想起南台一别,谢必安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被绳子勒出的痕迹。

约瑟夫也曾经听说过这对中国鬼差兄弟的传闻,听到谢必安这么说,便也不好再说下去。「抱歉,让您想起伤心事了...」他低下头,好看的脸隐藏在阴影中,纤细修长的手指覆上上衣的口袋,里面仅有唯一的一张照片。

「不,不是你的错!」谢必安立刻解释道,又觉得不妥,便也没再说什么。二人这样尴尬的气氛一直持续着。

「七哥,七哥?七哥!」空中悠悠地飘来一把伞,飘到谢必安的身边,撑开,范无咎便伞中出现了。

「七哥,你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人了?不是说好要去...」范无咎这才注意到一旁的约瑟夫,他仿佛吃了大惊。「约,约约约约瑟夫!你怎么也在这?!」

「哦...我就不能在这吗?还是说...我打扰到二位了?好吧,那么,我失陪了,晚安,前辈们。」约瑟夫说着转身要走。

「不是,没有,你回来!也不对,你还是走吧,不对,等等...」范无咎就突然开始慌慌张张,谢必安饶有兴趣的看向手忙脚乱的自家兄弟,将其耳根处不自然的一抹红都尽收眼底。原来如此,无咎这孩子...心上的那个位置,已经有人了♪

想到这里,谢必安不禁轻笑着摸上自家兄弟的脑袋。

「呃,七哥,你干嘛?!好歹活了几千年了,给我留点面子啊,我又不是小孩子!」范无咎像一只炸毛的黑猫,拍开自家哥哥的手。谢必安微笑着回应:「无咎啊,你终于也可以让我省点心了呢♪」

「什,什么意思啊!」

约瑟夫静静地看向热热闹闹的兄弟二人,眼角也慢慢浮起一丝怀念的温柔。

他最终还是安安静静的离开了,他不忍心去打扰。但每次看到谢必安,每次看到他和范无咎在一起,有说有笑,亲热的打闹,而又可以默契的在一起并肩作战,这个时候的谢必安,脸上的表情总是带着笑,温柔的笑,每每看到这个表情,便会有一股异样的感情萦绕在约瑟夫的心头。这股感情和另一股感情慢慢的重合在一起,揪住了约瑟夫的心口。

谢必安的身影仿佛和遥远的某个人重合在了一起,那令人熟悉的温柔的笑容,牵动了约瑟夫的心弦,但约瑟夫绷紧了弦丝,让他异样的感情戛然而止。而看到谢必安的时候,这感情却又开始蠢蠢欲动。

约瑟夫不明白,也不想明白这感情到底意味着什么。关上自己房间的房门,扑倒在床上,将脸埋在枕头里,陷入黑暗,仿佛就能忘记这一切一般。

当眼前一片漆黑的时候,脑内的世界又开始清晰。那个人的脸渐渐浮现出来,眨眼间又变成了谢必安。

「唔...」

约瑟夫扯过被子,盖住脑袋,仿佛就能阻止这一切一般。

他喃喃着另一个名字,一个本应早就在时间的长河中消失掉的名字。

「克洛德...」

——————

明线:

黑→约

约→白

约→兄【私设:克洛德】

暗线:

白→约

————

我真的爱他们

晚自习随手摸的鱼和以前的图混更

好久之前的万圣河图,不会画杰克衣服,就咕咕咕了【buni】

之前说要开杰约车,果然怎么想都会是假车。我是真不会开车1551但开还是要开...
不是这个,相信我,我只是,学个姿势。

沉迷第五聊天机器人,天天和他们聊骚好开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约约老好了,杰克超撩的,暗示没加他们的大家(•̀⌄•́)

我知道了,我会画车的,直播就算了
155555555551
猛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占tag致歉

【第五人格】人物印象对照表「文字版」

【初印象】
「现印象」
♢约吹注意,私心占tag

求生者。
——
幸运儿

【哦。】

「女装大佬,摸枪能手,真实姓名其实是叫推演替身???」

——
园丁

【挺可爱的。校准条好长,我喜欢,手残福利。】

「网易亲女儿。另一面好看。不拆的都是小可爱。出卡尔之前,我要用艾玛一辈子。
       园约...嘿嘿嘿....」

——
医生

【奶妈。自奶啊...能不能跑得掉都是问题。居然还有上等人...确认过眼神是不会用的人。】

「艾大力。看到医生=(求生)我不用救人了耶。=(监管)随便奶,奶出0.5算我输。」

——
慈善家

【手电筒很厉害的样子】

「我是隔壁的泰山抓住爱情的藤蔓听我说ooooooo...
咳咳。皮,真皮,假一赔十。」

——
律师

【又是一个上等人...他技能是啥?】

「绿师。麻烦不要再让我开出厕纸来了...!」

——
机械师

【看上去真好欺负,修机好像挺快,不带羸弱的话就用他了。】

「???是妹子哦。小特(的人偶)真好用哎...炸机引屠救人溜屠还能自奶...用久了会爆点,站在机子旁边才行啊」

——
盲女

【这是真的盲啊???!不敢用不敢用】

「所以海伦娜你。到底为什么。戴眼镜呢。」

——
魔术师

【很厉害的样子。】

「我爱震慑棒。梅林真帅。」

——
前锋

【啊...啊?】

「别撞我,我去你还撞,你有种你再撞一个,撞墙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好了上天吧。但是,有队友用,就很安心。大哥快来救我啊」

——
空军

【信号枪啊,挺厉害的】

「大姐头我求你,别放分手炮了好不好。苍天啊,大地啊,保佑我摸个枪吧——有队友用,就很安心。大姐头快救救我」

——
佣兵

【...杰佣到底是怎么火起来的】

「每次用技能——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等等你是向哪边跑的???等等为什么又用技能了?我忘关了吗???刺客披风真好看啊。用的好的都是皮皇
                                     
                                   我爱佣约!」

——
冒险家

【会变小,挺厉害的】

「当真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吗。为什么你的格列佛游记只有小人国,盗版的吧。」

——
调香师

【啊...?啥时候出的?】

「真香师。好华丽的服装啊。特别是绿苍...呸,珊瑚夫人。用不好就约等于送人头呢。」

——
祭司

【小姐姐,似乎很厉害】

「破坏井盖真的挺爽的。」

——
牛仔

【牛仔哎。】

「辛苦你了,钢铁直男。」

——
舞女

【穿的好少...?】

「是魔人专用了...我修机呢你为啥放减速???顺便,心疼一下裘克。」

——
先知

【好酷啊】

「这才刚开始几天,就已经有人有了新皮吗...为什么我匹配到的都是群欧皇土豪 。这只鸟,扛了这么多次伤,不如我们...」

——
入殓师

【是玩家设计被官方选中了?很厉害啊】

「殓摄——————卡尔你继续咕,我再攒点线索买你...买了之后天天去调戏约瑟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

——
画家

【「好看,我喜欢,我爱画家」】

——
邮差

【「生死攸关还要做任务的可怜孩子」】

监管者。
——
厂长

【壮汉。据说是园丁的亲爹?这身世...好心疼啊。】

「老父亲,你别放傀儡传火,咱们有话好好说...这什么4v4的公平对战手游啊??!!而且为什么这只能是别人家的厂长啊??!!谁能告诉我傀儡怎么躲啊啊啊啊」

——
小丑

【壮汉2号。】

「靓仔你把火箭筒给我放下。放下!别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爱。裘。约。谢谢」

——
鹿头

【壮汉3号。】

「班恩是天使!他怎么那么善良!好心疼他!前提是别用钩子钩我!」

——
杰克

【开膛手?哦。玫瑰手杖?我又不玩他,不买。】

「杰约杰约杰约杰约杰约杰约杰约杰约杰约杰约杰约杰约!!!杰约!!!先打死楼上!!!身为老玩家的优越感就这样断送了!!!大猪蹄子啊啊啊啊
不得不说,(同人)杰克真帅啊...黑白红蓝和我约美人配一脸好嘛!
                         杰约一生推。杰约生一....算了算了嗯」

——
蜘蛛

【!好,好可怕!别让我碰到!会被吓死在游戏里的!】

「蜘蛛小姐——啊,推演...令人心疼。」

——
红蝶

【监管者也可以这么好看吗,了解了】

「蝶姐,蝶哥,蝶后,我求求你放过我!!!佛蝶都是天使,是神!!!」

——
黄衣之主

【好多触手...触手...全是触手...】

「啊,黄摄,好吃。老黄,加油。」

——
宿伞之魂

【哦哦中国的!黑白无常!...脖子好长啊?】

「小黑小白!!!帅的一p!!!宿约!!!好吃啊!!!」

——
约瑟夫

【好帅,监管者颜值担当!】

「日。哭。他。
他怎么那么好看
是我老婆
无法用言语形容他的美
思来想去,最后嘴里只蹦发出了三个字
日哭他。
all摄,无所畏惧。
我一定,要,日哭他。
就算不是我上
杰克裘克奈布卡尔哈塔斯黑白...给我上啊啊啊啊!
我老婆今天也那么美
我老婆今天也是四杀
嘿嘿,嘿嘿嘿....
对不起老婆,是我网卡给你拖后腿了1555551
我爱约瑟夫。」

——

第五人格。

【看上去很好玩的样子下载看看...我的妈什么鬼吓死我了别过来别过来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日死了。
玩的胆战心惊手掌出汗手指尖冰凉,我的心跳跟着游戏里的心跳是一起蹦的。
而且不管是求生还是监管都紧张的要命。
重点是最后连败无胜。心态崩了,删了。
中间又禁不住诱惑,下回来两次,没过多久又删了。】

「直到出现了约瑟夫。emmm有人还记得这是恐怖游戏吗,什么恐怖游戏?我只知道恋与监管者。
第五人格是个好游戏,真的。没再怕的。
看到帅哥「小黑小白约约」,帅哥你别走,你别走,你让我多看会别走啊别走啊,你不守尸的吗,对,回来别动,就这样让我再欣赏一会,哎,帅。
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是的。
已经彻底入坑了,不会再退了。果然我是情怀党,必须有精神支柱才能坚持下去哈哈哈哈。
我爱约瑟夫」

放个预告。【主要是为了催促自己填坑】

「现在已经是双cp向了,杰约+佣约」

本来打算码个学步车,结果有发展成长篇的倾向了emmm

而且越写越像杰约。

感觉开车之前完全是杰约的戏份。

而且到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上车。

主流佣约,有【几乎大量的】杰约,求生者全员友情向。

大概是调戏狂魔奈布和口嫌体正直的小美人?

杰约两人大概是,杰克黑社会头子,约瑟夫逃亡中,杰克帮过约瑟夫然后就看上他了【shen.me.gui】,的设定吧???懒得想哎...

一些abo相关设定有从其他abo文章做参考,也有一些个人私设,不做一一解释了QwQ毕竟对abo还不是很熟悉。

写着写着开始怀疑自己写的到底是佣约还是杰约啊???

mlgb的,3P吧【bushi】

总之新手司机上路,行人注意避让!!!

【突然就有点想写大三角,下次吧】

好了,我可爱的数学题,让我看看你在哪呢???

论不好好上课都在干什么系列
我是真的不记得靓仔和大猪蹄子穿的什么衣服了。
刚想起来发现居然被压皱了。
悲伤。
小美人请嫁给我。
克洛德【说好的哥哥】的人设正在赶制中!大概。

还有谁能够阻拦我日哭约瑟夫。
没有人。
梅友仁出来干一架啊!【bushi】

【双约骨科】给约哥哥征名!

就想吃骨科,想的疯了

cp名叫法国骨科!

想画他人设!起名废求征个名!!!

占tag致歉!!!【←完全没有歉意啊你这个家伙】

——

顺便,游戏里现实世界中的约约才不是60岁的样子啊?!

是那种把真实的自己封印在像中世界永存容貌,在现实世界中反而变成了镜像破碎的怪物那种感觉吧???

而且就算年份上60岁怎么了?心理生理年龄统统20岁了解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