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零

哟,我是柠零♪

除了学习什么都干的高一咸鱼!
我想日哭约瑟夫。我很理智。
圣司少爷好可爱啊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
我永远爱朔间零

【英零】 初恋,醉酒,单箭头

我知道我是起名废【捂脸】
对于【初恋,醉酒,单箭头】的大概认识
于是莫名其妙的成了单相思的样子【划】
————
     “英智少爷,老爷和夫人在叫您。”
     “知道了。”
     英智没有回头,佣人在门口站了会,又退了出去,关上门下楼。
     今天天祥院财阀有一场重要的应酬,在家中举行了舞会。
     英智站在窗前,抬眼望着漆黑的夜,这么说似乎有些过分,因为再黑的夜,终是蓝色。
纯黑色么…回想自己呆了三年的梦之咲,似乎只有三个纯黑色,有一个在那个新星组合,自己似乎曾想过拉来fine,另一个在红茶部,黑色中深藏着赤红,与最后的他出同一辙。
     “少爷,老爷…”
     “知道了,我这就下去。”
      真是烦人的奴仆。英智轻皱眉头,拉上窗帘转身离开。
    听着大人们虚伪的客套,英智将反感压下去,露出淡淡的微笑,随手拿起一块点心,这些可都是医院里没有的。
    “咳,咳咳咳…”吃急了,英智伸手举起离自己最近的一杯饮品一仰而尽。“呼…”还未来的及感受喉咙里的顺滑,火辣辣的痛感占据了神经。一口烈酒使英智因病而日久苍白的脸上出现了红晕,整个人看上去有了些活力。
     “令郎真是风流倜傥,意气风发。” “过奖过奖,令爱也是越来越娇小可人,貌美如花了。”
     父亲,您真是卖的一手好儿子。英智站在父亲身后,礼貌地微笑着行了礼,对方身后的女孩也行了标准的一礼。
     “英智哥哥,你没事吧?”因喝过了烈酒,英智头脑内一片混乱,有些站不住脚。“没事,那个,你叫…” 英智强笑着问女孩,女孩微微扶着他:“玲。” 英智愣了一下,“玲…零…零?”
     「呵呵呵,真是狼狈喏,天祥院君♪」
     “零?”英智睁大眼睛,扫视会场,怎么也找不到那个身影。“英智哥哥?”女孩不解的看着英智,“啊,抱歉,能不能去窗台吹吹风?”一定是喝酒喝多了,他怎么可能在这呢。
     「哼,小子,酒量也不及本大爷!」
     唔,喝醉酒会出现幻听吗…怎么连他也…英智
靠在围栏上,夜风划过,让他的神智清醒了些。
     “玲,”英智突然问道,“初恋是什么呢?”女孩有些意外,英智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什么,正想着转移话题,女孩笑起来,说:“英智哥哥,为什么问这个?”
    英智也不知道,也许是醉酒说了胡话,也许就像涉所说的,是爱与惊喜的结果?
    如果那么说的话就太对付了吧。
    女孩回答:“初恋,就是第一次恋爱吧?”
     就像新生的花一样。
     “第一次通常都是暗恋的样子,当然有一见钟情,两情相悦的时候。”
      两情相悦…吗…?大概是期待蜜蜂到来的花才拥有的美好事情。
     “如果初恋就成眷侣的话,那大概是最幸福的事情。”
     是啊,但是,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
     恋慕月的向日葵。
     被阳光眷恋,被绿叶簇拥,拥有千万果实的,恋慕月的向日葵。
     拥有着阳光,却向往月亮,明明月亮的心,都不属于自己。
———
没了
真的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