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零

哟,我是柠零♪

除了学习什么都干的高一咸鱼!
我想日哭约瑟夫。我很理智。
圣司少爷好可爱啊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
我永远爱朔间零

【UD全员】一睁眼自己变成了个妹子?!

不死全员女体化♡
莫名其妙的幼文风…不喜勿喷♡
忍不住的跪求口下留情~♡【跪】
——【奇人那么好大家快去看啊】——
一,
     朔间零从今天早上开始就觉得不对劲了。
     先不说为什么生物钟一直处在晚上6点的他会在早上6点就从棺材里自然醒的问题,仅仅是一直通风性良好的他一直引以为豪的定制棺材里变得莫名闷热就足以思考的了。
     朔间零在棺材里一会左翻身一会右翻身 ,时不时摸一摸通风口,却总是抓到一把不明毛发,在想着以后不能把掉毛期的狗狗放到棺材里时,决定出去透透气。
     伸手推了推棺材盖子,平常乖乖打开的盖子今天不知道是吃错什么药竟然纹丝不动,再试一试,这盖子怎么比以往的要重了些?再重的盖子也奈何不了三奇人的怪力,在朔间零单手用力一击后还是乖乖的从侧面推开。
     若是盖子重了些可以理解为老年人长时间不运动,体力有些下降的话,那么在另一只手绕过胸口轻柔用力的那只手时触到的胸口那两坨多出来的肉,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老年痴呆?
     戳了戳胸口那两坨肉团子,手指尖传来的软软的触觉,和胸口传来的指尖的触觉提醒着朔间零,他还没有老年痴呆或老眼昏花到一睁眼就把自己的性别弄错时松了一口气,想到那位旧友时忍不住像他一样大喊“Amazing~☆”不过如果是那位旧友的话,说不定会上了热气球满学园撒玫瑰呢?
     坐在棺材里,低头看着被大神晃牙称为“墨西哥卷”的黑色长发散落在棺材中,完美的堵住了所有的通风口,朔间零轻轻叹了一口气,似乎确定了刚才抓到的不明毛发不是因为有趣,所以抱了一只柯基犬放在棺材里玩时掉的狗毛了。
     伸出手,看了看这双缩了水的纤细的手,清了清嗓子,听到了清晰的女声,若将声调下降几分的话,还是听的出自己的本音的,然后朔间零就可以思考一下自己的吸血鬼人生了,他,作为一个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没有一切不良习惯,无非是中二了点,旷课次数多了点,出勤出的少一点的好学生好部长好偶像好队长,一直坚守着自己没事逗狗有事再说的行事风格,到底做了什么让自己的性别发生了转变。
     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朔间零一步跨出棺材,身上穿的还是那身校服,看来除了身体变成了女生之外,其他都没有什么问题了,走到轻音部门口准备着怎么向别人交代时,门被粗鲁的推开,直冲进屋的人影毫无防备的扑在朔间零身上,因为身高差的原因,那人的脸直接塞进朔间零胸口那两个大大的肉团子上,朔间零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推力毫无防备,向后一倒,两人直接摔在地上。
二,
     “喂,雷恩!”
     大神晃牙是在发现自己家的狗一早上起来就仿佛不认识他了并喊了一声后才发现了异样。
      “靠,这是什么鬼声线?!”从嗓子里发出的略带正太感的女性声线让大神晃牙一时间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于是揉了揉耳朵进了卫生间才发现问题大了。
      “我靠!老子的x呢!?”
     在马桶前站立了五秒钟,大神晃牙立刻提上裤子,对着镜子又足足看了五分钟才接受这个现实,不,不是接受,而是确认了这个现实。镜子中的那张脸好像是自己的脸,又好像不是自己的那张脸,用更确切的形容词来说,水汪汪的金色大眼睛,圆滑却又带一点尖尖的感觉的脸型,又小又红的软软的嘴唇,一个180%的标准萌妹子形象。
     大神晃牙的内心是很复杂的,他十分悲愤地想着,身为一匹孤傲的狼,变成女生后为什么会是一个萌妹子?!这若是被某个吸血鬼混蛋知道了,就算他没有老年痴呆,也会笑成老年痴呆的好伐?再说以那家伙的信息传播能力,都不用自己宣扬,整座学校都能知道这种羞耻的事!
      穿上校服,胸前并没有紧紧的不适感,让大神晃牙有了一丝心理安慰,这个萌妹子的设定至少不用让他担心体型问题。
     不过现在这种样子怎么可能进学校?怎么想办法啊?大神晃牙绞尽脑汁,似乎只想出一个人可以帮到自己,于是极不情愿地拎起书包飞奔而去,五秒钟后又回到家中打点了雷恩的午饭,再次冲出家门。
     绕到学校围墙的侧面,大神晃牙用力抡起书包向上一甩,背包完美地飞过,画了个弧线,掉进了对面的草丛,确认了几个学生会的家伙并没有出现后,大神晃牙一跳而起,双手抓着墙顶,来来回回连蹬带踢踹来踹去摇摇晃晃了几阵,就这样尴尬地挂在了墙上。
      绝对是因为变成了女生,没有力气!在做第二次尝试之前,大神晃牙这样安慰着自己。
     第二次,大神晃牙爬上了树,奋力一跳,打算完美地站在墙上,谁知道一跳不要紧,跳过了头可就是事,大神晃牙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完美的脸朝地摔在了对面的草丛里。
     “好疼——,揉了揉摔疼的脸,大神晃牙迅速抓起背包,穿过水中冒泡的喷水池,冲进教学楼,直奔轻音部,幸运的没有遇到那个说教起来就没完的死眼镜…呸莲巳前辈。
     “嘭”大神晃牙粗暴地推开门,本来想大喊一声:“混蛋,快点起来!”就撞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哪来个枕头?大神晃牙倒地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三,
     “所以,小狗和吾辈遇到相同的问题了?”骑坐在轻音部的折叠椅上,大神晃牙抬眼望了望朔间零被撑起的胸口,衣服上那几个可怜的扣子仿佛下一秒就会炸开,于是低下头,将平平的胸口靠近了椅背几分,不情愿的点了点头,随即感到脸部被捏起。
     “手感不错喏,小狗~♪”怒气值飞速上升的同时大神晃牙抬起头刚想大骂一声混蛋,就对上了朔间零那张美到精致的脸,圆圆的脸蛋上浮起的可疑的红晕。拜托,就算生理上是一个180%的女孩子,在心理上可还是一挺十的纯爷们啊?这个混蛋,怎么这么稀松平常?!
      朔间零轻轻笑出声,柔软纤细的手自然地揉上了大神晃牙的头:“凛月小时候的触感也是这样呢♪好怀念~”大神晃牙十分嫌弃地瞪了一眼朔间零,仿佛有些明白阿凛的心情了,顺便推开朔间零凑上来的脸,别开目光没好气的问道:“所以说你快想想办法啊?”朔间零坐回棺材盖上,翘起二郎腿,双手抱臂无奈的叹息一声,略带失望地说:“很抱歉,小狗,吾辈一时也没有什么办法喏。”
     大神晃牙从凳子上跳起来,抓着朔间零的肩膀用力摇晃,增大音量着急的喊:“那怎么办啊?本大爷还不想做一个母狼啊?!”被摇晃的有些发晕,朔间零微皱眉头,抬手将大神晃牙按回座位,试图劝说之际,门再次被打开。
     “请问朔间学长在....” 站在门口的紫发黑皮高个妹子看了看屋里的情况——一个有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和银灰发色的娇小妹子瞪着水汪汪金灿灿的大眼睛,眼角挂着几滴透明的泪珠,似掉非掉的躺在眼框边,微微张着小嘴,隐隐约约看得到粉嫩的舌头,一副求救的样子,被按在一把折叠椅上,双手反背,站在她身前的纯黑色波浪卷长发,皮肤雪白的御姐微微侧脸,深邃的赤红色瞳孔望向门口,仅用一只手便反扣住银灰发妹子的双手,另一只手轻捏在妹子的脸上,仿佛很享受这难得的软软触感。
     “……”乙狩阿多尼斯沉默了几秒,“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然后退出了轻音部,并闭好了门。
     “喂!别走啊混蛋!是你吧阿多尼斯!”大神晃牙用力甩头挣脱了朔间零的手,略带哭腔向门口喊道。
     门开了,乙狩阿多尼斯探进了头:“大神?”
     “看来大家都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呢~”在乙狩阿多尼斯身后,又一个脑袋探了进来。“早上好,阿多尼斯君,薰君也在喏。”朔间零放开大神晃牙,对进来的两人微笑问好。
     大神晃牙立刻离开这个令他受了罪的折叠椅,一脸怒火的瞪着朔间零,刚抬腿想冲上去,乙狩阿多尼斯淡定的伸手揪住了他的衣领。
黄色长直发的御姐羽风薰悠悠的绕过两人,在椅子上坐下,极不高兴的叹息:“哎~就算大家都变成了女孩子,我也高兴不起来呢?”说着,还嫌弃的扫了一眼另外三人。“一身肌肉的女孩子可不适合我~话说小狗君,你也是高中生吧?真的有好好发育么?”大神晃牙底头看了一眼与平时无异般的胸口,回头望了望乙狩阿多尼斯,看了看羽风薰,“唰”的,脸就红了:“你才是小狗啊你个轻浮男!本大爷发不发育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不对本大爷本来就不应该发育啊!啊啊杀了你啊!”若没有乙狩阿多尼斯扯住了衣领,大神晃牙就真的冲上去了。
     羽风薰摇了摇头,看向一脸微笑仿佛在期待什么的朔间零,莫名其妙的抖了一下身子,打了个寒战。别开眼笑道:“中二的奶奶这种设定也算了吧....哈哈…”
      “闹够了,也该想想办法了吧?”
      “那么薰君,早上起来时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吗?”决定从起因入手,朔间零看着羽风薰。“呜,要说异样的话……”羽风薰闭上眼,认真回忆起来,“感觉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啦?睡衣胸口很紧,所以就发现了。”想了想还是没把自己一脸懵逼脑袋里全是我变成了女孩子还怎么撩女孩子?女孩子和女孩子似乎也可以?不过为了我的学校最后一个直男的称号不能变成百合的样子说出来,摇了摇头继续说,“家里人已经在催了,所以留下字条就从窗户出来了,还以为朔间能帮忙的,真是让人失望呢?”“虽然吾辈是活字典,但可不是机器猫那种神奇的生物吧。那么阿多尼斯君?”乙狩阿多尼斯认真的回答:“在早上跑步的时候,觉得胸口很沉,但是从客厅经过的时候,父母没有说什么,应该是把我当成姐姐了,因为不能缺课,所以就来了,来的时候遇见了羽风学长,就一起来到这里找朔间学长。”
      然后屋内的气氛就很尴尬了一阵。
      “所以说到底有什么办法啊!”大神晃牙向向倒去,躺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地疯狂揉弄自己的银灰色头发,想到还要上课心头更是火上浇油,乙狩阿多尼斯看了看他,思索了一会然后正直的说:
     “大神,你只要剪一下头发就可以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屋子里莫名其妙的没有了声音。
      “噗哈哈哈哈~”羽风薰捂着肚子笑出来,“有句话什么来着,无心的伤害远胜过存心的,哈哈哈哈~”羽风薰眼角出现了生理泪水,捂着肚子,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可以啊阿多尼斯,没想到你补刀这么有天分哈哈哈哈~”任羽风薰笑得前仰后翻,乙狩阿多尼斯倒是有些搞不明白,想了想回答说:“切肉的时候切一次就够了,不需要补刀的。”一直捂嘴偷笑的朔间零也忍不住了,噗嗤的轻笑出来,唯有大神晃牙的脸色由红透成紫,由紫变成绿,由绿化成红。
     “可恶啊啊啊!平胸怎么啦!平胸招你们惹你们啦!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啊!别笑了,再笑咬死你们啊!”大神晃牙飞身而起冲向笑得最欢的羽风薰,乙狩阿多尼斯眼疾手快一把拦下,与大神晃牙纠缠几个回合后将其压制在地,羽风薰在一旁一边笑一边拍手为他们打气,朔间零从棺材里拿出绳子,乙狩阿多尼斯接过后熟练地将它套上大神晃牙的嘴。
     UNDEAD这个既平常又不平常的一天早上,这么完美的过去了,那么他们变成女生这该怎么办呢?谁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end.
「好吧,我知道这很烂尾,但我的稿子就是这么结束的!剩下的事大家自己想象不是更好吗♡」
     「来人,抽死这个偷懒的↑」

——【我觉得我需要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元旦快乐~
原本计划三天赶完到底要拖到第四天。。。
手速是硬伤【明明是你自己懒】
周五就考试了
考完就解放了
同志们,八年抗战就要结束了,大家冲啊
世界上最大的悲伤莫过于
灵感一大堆
草稿一大堆
就是懒得写
_(:з」∠)_
自己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评论(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