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零

简介排版变了啊喂!还是看置顶吧...

【es】全员性综艺节目[话剧体]『发型祭4』

ooc预警!我已经尽全力的补了涉涉!
前三篇戳我头像♡谢谢食用♡
————
前情摘要:在各种的喧闹中,三组成员换好了发型,那么接下来便是用发型骗过一个熟悉的人的环节,期待小哥哥们的表现♡【完全不期待!】
————
衣更真绪:【调整镜头】好的…那么欢迎回来,这里是梦之咲综艺节目『发形祭』,三组成员已经拿到了各自的一次性染发剂并且换好了发型,接下来便是这部分的高潮环节。
莲巳敬人:【推眼镜】……【推眼镜推眼镜推眼镜】
衣更真绪:【内心:副会长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有点心疼他的眼镜…】额…三组成员将用发型骗过一位熟悉的人即可获得本环节成功,那么我们的摄像机已经在跟踪拍摄的路上了,让我们把镜头转到小杏那边…
[镜头切换]
『零&薰的场合』[羽风零朔间薰登场^0^]
羽风薰:【微笑着压低声线】小姑娘,久等了♪【已经戴上了红色美瞳】
小杏:【单纯】啊,朔间前辈【羽风薰偷笑ing】嗯…羽风前辈还没出来吗?
羽风薰:【果然小蒲公英心里是有我的好感动】啊啊好感动……
小杏:【继续单纯】什么感动?
羽风薰:啊,啊啊~没什么~
深海奏汰:【刚刚从喷泉中爬出来望了一眼这边】puka…?那是小杏和零吗~puka,去打个「招呼」吧…
朔间零:【从化妆间走出来摆弄着被拉直的头发】嗯?深海君啊,那边的是薰君和小姑娘吗?呵呵呵♪薰君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深海奏汰:【拍肩】零~难得早上看到你出来了,「精神」不错的样子哦,puka~
羽风薰:【????!!!!奏汰?】哦?哦,是奏…呸深海君啊…
深海奏汰:【闻言盯着羽风薰的脸看】咦,你是Xi…【被捂住嘴】
朔间零:【捂着奏汰的嘴】奏汰,好巧啊,你怎么在这~我们在录节目哦,对不对呀,小蒲公英~
羽风薰:【?!!!????!!】啊,薰君,汝好慢啊…
小杏:【继续单纯】早安深海前辈
深海奏汰:【回头看着零】puka?
朔间零:【笑】好啦奏汰,别打扰我和杏桑的独处哦,和男人真的不想解释这些啊,所以快走吧,快点快点
深海奏汰:【灿烂笑,呆毛抖啊抖】哦哦,pukapuka~那么,我先走了~
朔间零:【微笑挥手】小心哦,眼镜君在那边呢
羽风薰:  【内心:这到底是怎么沟通的啊?!】咳咳,那个,吾等可否向下一个目的地行进了?
小杏:朔间前辈脸色不太好啊,需要休息吗?
羽风薰:【虽然问的并不是真正的自己还是感动】没事哦,小…小姑娘
朔间零:【提高声线】小蒲公英也看过来啊,我可是有在好好努力呢,真的真的♪
羽风薰:【内心乱码:gd5rgwigsu3yaft??!!!】咳咳,薰君,吾辈说过了,不要总缠着小姑娘了啊,会给人家添加麻烦的吧【内心:并不是啊绝对不会添加麻烦的啊】
朔间零:……噗嗤
羽风薰:哎哎朔间你笑什么啊?!
小杏:【一脸慒】???
朔间零:呵呵呵♪抱歉哦薰君,汝的语调真是…没忍住呢,呵呵呵呵♪【笑】
羽风薰:【脸上发烫】这有什么办法谁让你平常的语调那么奇怪啊!
朔间零:【笑】哦哦,乖孩子,乖孩子♪薰君确实尽力了哦,呵呵呵♪
羽风薰:装什么长辈啊【拍开要摸头的手】明明正在步入正轨的,这样一来全乱了啊~
小杏:【呆滞】
朔间零:哦呀?小姑娘都愣住了呢♪呵呵呵…
————
事后采访
羽风薰:朔间还真是厉害,连我都差点以为世界上出现了第二个自己呢……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把我的语调揣摩的这么清楚啊?!
【游戏语音:这就是三奇人的力量![并不]】
————
[镜头切换]
『飒马&涉的场合』【Amazing的飒马出没~】【等等这个身高差!】【我到底在写什么】
日日树涉:【梳好马尾辫】哦呀,飒马君~不要害羞嘛,来跟我读Amazing——☆
神崎飒马:【涉的奇怪发型你懂的】A,Amazing…
日日树涉:嗯,不行哦,这样的话完全达不到呢~【思索】
神崎飒马:呜,果然不行么…【微微沮丧】
日日树涉:还真是棘手呢~不过世界上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因为日日树无所不能☆…Amazing!
神崎飒马:【捂脸】…刀乃武士之魂,定下心来挥挥刀吧!呵啊!【挥】
日日树涉:哦,武士刀呢~【饶有兴趣的看着】
神崎飒马:啊,日日树殿下!一起挥刀如何!可以使心情平静下来…呵哈!【挥】
日日树涉:呵呵呵♪听起来不错的样子,那么☆【凭空变出一把竹刀】
神崎飒马:好,好厉害!【惊讶】
日日树涉:哦呀,收到了来自于你的惊奇…☆【变得严肃的表情】呵啊!【向飒马挥刀】
神崎飒马:【立刻用刀挡住】日,日日树殿下?!为何突然…难道说其实是与我有世仇…?
日日树涉:【严肃】身为武士,怎么能就这样退缩!【砍】既然如此,就用武士的方式一决胜负!
神崎飒马:【内心:不愧是前辈,进入角色如此之快!相比之下,我竟然还在想着退缩,呜…好惭愧…】那么我就要全力以赴了!【放松四肢】…呼…Amazing!
日日树涉:【笑】有活力了呢,呵呵♪那么不容置疑,刻不容缓!来吧!今天也要向世界播撒小丑的爱与惊喜…☆【拉着飒马上天台】
神崎飒马:……?!日日树殿下?!
日日树涉:【把飒马丢到了热气球的框里[←并不明白热气球应该怎么形容]并放飞热气球】今天也继续播撒爱与惊喜!以更加Amazing的方式…哈哈哈☆
神崎飒马:【反应过来时,热气球已经飞上了天,急忙向下面的人挥手呼救】
[地面上]
天祥院英智:上面的,是涉的热气球呢♪呵呵呵,涉在上面好像在向我们招手呢,桃李~
姬宫桃李:【抬头瞅】好像是呢~那个长毛…奇怪的前辈的热气球,有什么条幅掉下来了?
[热气球上]
【涉在天台上通过无线电讲话】:啊哈哈哈☆不用着急,飒马君,看到那个蓝色的按钮没有,按下去,就可以操纵热气球的航线了☆
神崎飒马:【在刚刚被丢上热气球的时候不知不觉就被拿走了刀】这个吗?!【按】
[条幅上的内容:Amazing☆我是你的日日树涉]
天祥院英智:【笑】涉真是有创意啊~
日日树涉:今天的小丑也在为你谱写着崭新的惊喜♪那么这一回的惊喜,不知可否满意,呵呵呵…☆
神崎飒马:热气球在反航……【瘫】
————
事后访谈
敬巳敬人:总之事后就是守泽他们上天台羽风看见日日树背影以为是神崎立即就跑下楼后被我逮个正着…好了,我回去说教了
你们几个,天天上天台!学生都在说你们扰民!上次是什么本能寺事变,大上次是什么召唤仪式,这次又是什么广播体操?!好歹是和英智一个班的能不能正经一点?!你这样让别人怎么学习啊?据说你们最近还被称为里奇人?!我跟你说…………………
[濑名泉:上次的召唤仪式就是因为你突然打断才没有成功的!啊——超~烦人的——]
——————
[leo&成鸣的场合]【呜喵与呜啾的对决♡】【编不下去了,捂脸】

月永leo:【现在阿成变成我了!那么我成了阿成!这是宇宙人的意愿吗!】哦哦!Inspiration!
仁兔成鸣:呜喵?!这次仁哥我早有准备!【衣服上铺满了纸】
月永leo:【举起笔犹豫了一下】呜………【淡定地画在脸上】呜啾☆
仁兔成鸣:呜喵??!!leo亲泥怎么口以这羊!【捂住脸】
月永leo:【越画越来劲】出现了神秘语言!听不懂啊哈哈哈!这莫非是联通宇宙人的关键吗!呜啾,这里是来自地球的问好~
仁兔成鸣:【抢笔】什马奇怪的语言辣!不要因为偶矮就欺负偶啊!
月永leo:【轻松躲过】啊哈哈哈哈,即便是妖精也不能阻止我的灵感和妄想的…!哦哦!宛如喷泉一样源源不断的灵感…多亏你啦阿成!
仁兔成鸣:不客气…等一下,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啊喵?!等等,Leo亲你去哪!
月永leo:【疑惑】不是说要做任务的么?
仁兔成鸣:【什么嘛,还是有正常的一面的嘛~】对呀对呀,那么我们应该去找…
月永leo:那边的几个小家伙,是阿成队里的吧!哇哈哈哈哈!【飞奔】
仁兔成鸣:【???!!!】不要,不要啊leo亲!!!!
紫之创:那边是仁~哥吗?看起来很开心呀
真白友也:后面好像还跟着一位前辈呢…是仁~哥同班的那位月永前辈吗?
天满光:仁~哥,在做什么呢~在冲冲冲吗☆
冲冲冲☆
紫之创:啊,仁~哥好像长高了呢?
天满光:冲冲冲☆【冲过去】
月永leo:有个小家伙在这边跑来了!你是谁啊☆是冲冲冲星来的外星人吗!
天满光:仁~哥在说些什么呢~好像很有趣耶☆
真白友也:怎么有股变态假面的感觉呢……应该是我多虑了……
紫之创:仁~哥长高了呢~真是太好了
月永leo:你这个家伙又是谁啊!等等不要说!让妄想飞翔吧☆我知道了!我找到新的灵感了!
仁兔成鸣:【leo亲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好!我和…阿成有些事先走了!【拖走】
月永leo: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白友也:那位前辈好像,没有那么矮吧?
紫之创:是呢,应该是比仁哥要高,学校里,不只有忍君和桃李君比仁~哥矮呢
天满光:仁~哥今天好奇怪啊~

————
胡编乱造【划掉】完毕!
_(:з」∠)_再想想下次应该怎么胡编乱造【再次划掉】
感谢大家的支持♡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