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零

突然迷上仿生人文学

——依旧在入坑的柠零
——
主厨cp【除深海原皆bl】
es♢零右党除晃零基本通吃主英零
浪漫♢隐右党基本通吃主弗隐
白夜♢all珏党通吃包括珑♂珏
海囚1♢情敌组be2组微吃深海原
海囚2♢魔王组母子组
魔角♢all霍党通吃【不吃hbh】
银魂♢all桂通吃
底特律♢马康卡康72w64w【汉康亲情向】
——
副食cp
全职♢王叶
ut♢专厨sans不吃cp【只吃衫霍】
开宝♢all小党通吃
——
本命[我零第一其他无先后顺序]
朔间零♢该隐♢崔珏♢fukami♢ivlis♢霍星♢桂小太郎♢康纳
【副本命♢叶俢♢sans♢小心超人】
——
文手+画手,全都是半吊子
热衷于挖坑
本命都是受
来吧我还能浪多久不填坑

【es】全员性综艺节目[话剧体]『发形祭2』

文风不好求轻打脸_(:з」∠)_
——【分割线在此】——
前情回顾——
由学生会主持的全员性综艺节目开始
学生会会长因为身体问题而只能通过电脑在医院直播主持
参加人员为3a羽风薰3b日日树涉,朔间零,仁兔成鸣,月永Leo2a神崎飒马
参加成员纷纷入场
在指定宿舍大楼睡一晚后第二天开始正式活动
然而第二天早上出现了小插曲
【宿舍大楼】
衣更真绪:【调整摄像头】唔…好了,应该可以了吧?啊,要倒了?!
【工作人员又重新安装一遍】
衣更真绪:谢谢哈…【举话筒】嗯,好了,这里是梦之咲综艺节目『发形祭』,我是学生会会计衣更真绪,请多指教【微微鞠躬】这位是助手,小杏
小杏:大家好
天祥院英智:衣更君,拜托,把手机拿正一点?
衣更真绪:【摆正手中的手机】啊,是,这位是学生会会长,由于身体原因,只能通过网络直播主持
天祥院英智:大家好~【挥手】
姬宫桃李:哼哼~我是学生会的书记姬宫桃李,一定要感谢我来主持哦!【伸手】猴…不是,衣更前辈,还是我来拿着吧!
衣更真绪:嗯?那多谢了【把手机递给桃李】那么现在是我们录制节目的现场宿舍大楼,本来应该是在楼下大厅集合的…出现一点小小的插曲,嗯…副会长?怎么样了?
[在门后面传出一阵声音]
莲巳敬人:等一等,你先撑着!神崎,这是在工作,和武士道没有关系,不会违背什么武士道!把刀给我放下!
衣更真绪:总之情况就是这样,神崎因为一些原因突然不想参加了,我们已经请来了几位前辈说服他,在这之前,我们会为大家安排一些其他节目。
[跳转门后]
神崎飒马:不行!太花哨的发型绝对不是武士道!但是工作绝对不能违背!既然如此,唯有切腹谢罪!【眼中含泪举刀】
莲巳敬人:神崎!放下你的刀!你想在这里出现血案吗!【尔康手】
鬼龙红郎:放心吧神崎,不会太花哨,变一下几个发型而已,我会帮你梳的【大将表示蠢蠢欲动】
神崎飒马:可是那个轻浮男也在!在那种轻浮男面前绝对是一种耻辱!
深海奏汰:puka~puka~【向门口移动】
莲巳敬人:喂!深海你上哪去!找你来是说服他的,不是让你泡喷泉去!
深海奏汰:飒马说的是薰吧~薰他只对女孩子感兴趣哦,不会做出「什么」的puka~
神崎飒马:部长殿下也!【眼含泪光】
鬼龙红郎:没关系的,那家伙好歹也是个正常人,更何况他也参加【表示用来梳头发的工具已经急不可待】
深海奏汰:飒马是「乖孩子」对吧~乖乖的♪
莲巳敬人:【皱眉】真是的,怎么到了这个时候还犯糊涂,你说了很多次工作有关的都不叫违背武士道,上次凹凸不也撑过来了怎么到现在又这样,你是想让转校生失望吗,现在你的经历还太少,必须多经历一些工作才能获得经验,这个时候就应该放开手脚去闯,像你这样是绝对不会获得经验得到提升的…
鬼龙红郎:【小声】好了神崎,如果不想继续听下去的话还是乖乖答应比较好【带上耳塞】
[回到门外]
衣更真绪:经过询问,朔间前辈表示愿意提供节目,根据他所说,想介绍一下梦之咲的怪淡…
小杏:说到怪谈,我还真是……
姬宫桃李:我们学校原来还有那种东西!好可怕…【微微颤抖】
天祥院英智:哦,我还是蛮期待的呢♪【微笑】
衣更真绪:【推开另一扇门】就是这里
姬宫桃李:哇!这里怎么这么黑!为什么不开灯啊【伸手想开灯】
朔间零:不可以哦,开灯的话就没有气氛了。【突然从阴影中出现】
姬宫桃李:哇啊!出出出现了!鬼啊!【被吓到】
天祥院英智:桃李?没事吧?不是鬼哦
朔间零:呵呵呵…没有说错哦,吾辈是暗夜中的吸血鬼♪【关门】说起来,转校生小姑娘的心理承受能力还不错哦
衣更真绪:小杏,怎么样?别晕过去啊?!
【关上门,屋里里一片漆黑,零点了几根蜡烛】
衣更真绪:摄像机放在这里就好了…那我们出不出去?
天祥院英智:我不想出去呢,可以留下来看看吗~
姬宫桃李: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啦!【微微泛起泪光】
小杏:……【吓蒙了,没反应过来】
朔间零:请便哦♪
衣更真绪:那姬宫,把手机放在那个桌子上吧,我们出去【和桃李出门】
小杏:哎?
天祥院英智:零,到底要讲什么样的怪淡呢?
朔间零:呵呵呵……天祥院君稍安勿躁,还有两个成员没有来哦♪【双手抱臂笑】
佐贺美阵:【推门而入】是这里了吧,阿章,快点
门章臣:【进门后把门关好】都说了不要叫我阿章,这个屋子里怎么回事啊?黑漆漆的…
天祥院英智:啊,老师好【微微惊讶礼貌的问好】
小杏:老师好
朔间零:终于到了♪两位老师入座吧~
佐贺美阵:又是你们两个,嫌保健室地方不够大吗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别把小杏拉进来啊?
门章臣:啊,天祥院,你身体不好,怎么还要坚持,录节目是吧,之后好好休息!朔间你搞什么名堂,过分的话我不会坐视不管!还有你也是,虽然你最近表现的不错,但是犯了错我一样不会手下留情【看小杏】
朔间零:不要这么激动嘛,吾辈不过是想邀请二位谈谈,关于梦之咲的故事♪
章臣&阵:【不好的预感】
天祥院英智:两位老师,请先入座吧~我也很期待这次的谈话哦
【两个老师入座】
朔间零:好了,好了♪那么这次就来谈谈,梦之咲的深夜,怪,谈~【世界上绝对没有比这再和善的和善的微笑】
门章臣&佐贺美阵:【咻的站起来】
英智&小杏:【被吓倒】老师,出什么事了?
门章臣:我突然想起来,教学楼厨房里的煤气没关【内心:朔间零我招你惹你了你这是报复社会我跟你讲】
佐贺美阵:我突然想起来,保健室里的冰箱门没关【内心:朔间零你个臭小子以后保健室还想不想呆了不就是番茄汁过期了忘了换吗你这是报复社会我跟你讲】
朔间零:【对着门外喊】阿多尼斯君,坚持住♪
门章臣:【握门把手】怎么搞的打不开…
佐贺美阵:【退后几步做助跑】阿章,让一下【冲上去撞门】这个学生怎么这么大力气?!
[门外]
乙狩阿多尼斯:【堵住门口吃肉】朔间前辈是弱小集体我要保护他…
[门里]
天祥院英智:很有趣的样子♪
小杏:【黑人问号脸】发生,什么了?
朔间零:【和善地拿出一张照片】天祥院君,咱们继续♪
朔间零:在夜黑风高的夜晚……【门章臣:阵,使劲!快点!再加把劲!】一个没有回家的同学在学校里闲逛【佐贺美阵:阿章,我不行了,你先自己来,我,我歇会】慢悠悠的走到了钢琴房【门章臣:叫你平时别喝那么多酒,关键时刻就没劲!嗯…啊啊!!!】正当他若无其事的走过门口时,钢琴房里传出了一阵悠扬的琴声~【门章臣:累死了,阵你也动一动!】这学生心里一惊,颤巍巍地靠近门口【佐贺美阵:好,这次用尽力气,争取突破!嘿!哈!!!!】钢琴房里传出来两个人的交谈声,这名学生敲了敲门,然而无人回应【门章臣:啊!疼疼疼!看着点啊!手!压手了!】使他鼓起勇气推开门,空无一人!【佐贺美阵:阿章,没事吧!你先忍着点,马上就好了!你也使劲!】刚才优雅,空灵,绵长的钢琴声回绕在心头,这名学生打了个寒战,忽然,两个人影冲出门,纯白色的礼裙拂过他的脸,回过头,仍然空无一人,以后的每年的这一天晚上,同一首悠扬的曲子,准时播放在钢琴室……【门章臣:啊!好了!】这就是第一大怪谈,『半夜的情歌』因为这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凄凉优美的爱情故事~【佐贺美阵:朔间!】故事的主角【佐贺美阵:输给你了!三周!】五周【佐贺美阵:四周!】名字叫【佐贺美阵:五周就五周!】♪哎呀,名字吾辈不记得了,刚巧隔壁的事情似乎解决了,吾辈可以继续节目录制了♪【抱着摄像机和手机与小杏走出门】
佐贺美阵:阿章,你要谢谢我……
门章臣:哈?要是没有你能搞出这么多事了吗!十周都该!
朔间零:【探出头】遵循老师的意愿,十周吧♪
佐贺美阵:朔间你个小崽子!!!!!!!
天祥院英智:很有意思的怪谈…不过,老师们是在干什么呢?
衣更真绪:哎,完事了?【从洗手间出来】
姬宫桃李:刚才有一个高个子的黑皮肤的家伙走过去了耶,会长,发生什么了吗?
天祥院英智:很有意思的故事,桃李~
【两个老师阴着脸走出来】
真绪&桃李:老师好
衣更真绪:老师,你们怎么在这?
佐贺美阵:没什么,临时客串【生无可恋】
姬宫桃李:辛苦老师了,老师再见【乖巧】
【老师走远】
朔间零:呵呵呵…十周的生计不用愁了♪【标准计划通】
小杏:【看了看手中那张照片】朔间前辈临出去前给我的…上面的姐姐好漂亮,好眼熟……
[另一扇门里]
莲巳敬人:……所以我说这些你听懂了吗?
神崎飒马:是,明白了!【听得热泪盈眶】
莲巳敬人:【感到很欣慰,终于有人能从头到尾听进去了】知道了就好,走吧,录节目
神崎飒马:【终于完事了!感谢天感谢地!】
鬼龙红郎:【摘耳塞】好了,走吧
莲巳敬人:鬼龙你站住,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戴上耳塞了,你看看人家深海,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等等,深海呢?!
[操场喷泉里]
深海奏汰:puka♪【在水中划动,激起一片浪花】飒马的事办的怎么样了呢~

——【分割线是也】——
_(:з」∠)_今天有没有上正剧
明天一定走发型祭主题【吧】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