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零

突然迷上仿生人文学

——依旧在入坑的柠零
——
主厨cp【除深海原皆bl】
es♢零右党除晃零基本通吃主英零
浪漫♢隐右党基本通吃主弗隐
白夜♢all珏党通吃包括珑♂珏
海囚1♢情敌组be2组微吃深海原
海囚2♢魔王组母子组
魔角♢all霍党通吃【不吃hbh】
银魂♢all桂通吃
底特律♢马康卡康72w64w【汉康亲情向】
——
副食cp
全职♢王叶
ut♢专厨sans不吃cp【只吃衫霍】
开宝♢all小党通吃
——
本命[我零第一其他无先后顺序]
朔间零♢该隐♢崔珏♢fukami♢ivlis♢霍星♢桂小太郎♢康纳
【副本命♢叶俢♢sans♢小心超人】
——
文手+画手,全都是半吊子
热衷于挖坑
本命都是受
来吧我还能浪多久不填坑

【朔间兄弟】为了零尼与凛月而努力的人的事件档案

别问我为什么不更新其他的文章…因为我在用新手机打字,那个手机落在奶奶家了,然而如果打新的的话,那边的就会作废,所以我只能另开一坑刷存在感♪这是一个兄弟露脸出场次数特别少,却存在感Max的文章,食用愉快♚
——【这里是华丽丽的分割线,Amazing☆】
档案一    【葵裕太,葵日向】
事件内容【在网上与凛月聊天,劝导他与哥哥关系缓和】
事件结局【失败,群发消息时不小心加上了凛月】
具体内容
【            “最近凛月越来越躲着吾辈了呢。”在每周一次的轻音部活动听这句话听到耳朵生茧以后,两个葵终于决定采取行动。
                 “大哥,我们怎样劝朔间前辈的弟弟呢?”裕太嚼着麻辣味的夹心面包,瞪着碧绿色的眼睛看与向他长相一模一样的大哥,“用恶作剧试试看?”日向嚼着甜味的夹心面包,瞪着碧绿色的眼睛看向与他一模一样的弟弟,裕太无奈的摇了摇头,回想起夜之怪谈那一夜的恐怖,后怕的哆嗦了一下肩膀。“这样的话肯定会被朔间前辈被讨厌的。”“是啊,那个护弟心切的人如果生起气来,那可真是…”心意相通的两人想象了一下朔间前辈生气的样子,想象出来的画面,那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活脱脱一个从地狱18层走出来的恶魔。然而,这位从十八层地狱走出来的恶魔躺在棺材里,冷不防的打了一个喷嚏 “啊切!莫非是,凛月想念吾辈了…”裕太赶紧向前挥挥手,好像赶跑了可怕的场面,他没有告诉大哥,其实那个朔间前辈的弟弟才是从十八层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相比之下的朔间前辈比根本就是在陆地上慈祥的老爷爷…好像哪里不对?“总之,这种方法是不行了。”给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打了一个否定的结论,两人垂头走在走廊里。
                  突然间,日向猛一回头,直勾勾的盯着裕太的脸看,心意相通让裕太感觉出了自己大哥的不怀好意。“你,你该不会是…”日向开朗的一笑,郑重其事地把双手搭在裕太的肩膀上,“裕太君~你觉得我这个哥哥怎么样呢~” “还不错呀,虽然有时候大大咧咧的,还经常把一些子虚乌有的罪名放到我头上,让我帮你收拾烂摊子,还经常搞一些莫名其妙的恶作剧,而且经常缠着我…等等!”裕太惊惶地抬头,正对上自己家大哥那张阴森微笑着的脸,“裕太~不要摆出那一张生无可恋大难临头命不久矣的脸嘛,只是让你在网上跟他聊天而已…” “不要!” “可你们都是弟弟…” “不要!” “遭遇基本相同…” “说什么也不要!”日向微微叹一口气,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我知道了……”裕太盯着自己家哥哥那张当真不要你确定最后一次机会后果自负的脸,不得不妥协了,微微叹气,在心里默念100遍我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大哥…
               在日向百般逼迫下,裕太在网上注册一个账号,并通过种种方法找到凛月账号,方法有很多种啦,想知道的话去问轻音部部长。以下为聊天内容
我的哥哥超烦人:你好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你好
我的哥哥超烦人:请问,你的资料上说,你也有一个哥哥,你们相处的好吗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我没有哥哥,资料上应该显示有一个同父同母比我早生一年的男人
我的哥哥超烦人:他也会对你做恶作剧吗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拔:这倒没有,不过应该比恶作剧还要恶劣,看上去你跟你哥哥的相处情况也不是很好
我的哥哥超烦人:是的,每次都拿我做恶作剧,整出的烂摊子还要我收拾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同感握爪
我的哥哥超烦人:资料显示你比我大,所以前辈的哥哥做过什么坏事吗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他总是丢下我一个人
我的哥哥超烦人:那真不是一个好哥哥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现在好多了,但是他现在每天都缠着我烦死了
我的哥哥超烦人:是不是他想要补偿你呀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补偿?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小的时候总不在我身边,到了现在天天缠着有什么用?自从出国回来就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缠着我就能把当初补回来吗!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还妄加定论说我是在叛逆期,既然那么了解我,那当初做什么去了?真是可笑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抱歉跟你说这些,我困了,我要去睡觉
您的好友【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已下线
           裕太颤抖的手关掉了电脑,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趴在桌子上,日向满意的看着截图的结果,拍了拍裕太的肩膀,“干的漂亮,一下子抖出这么多不知道的秘密,把它交给朔间前辈就能对症下药了。裕太,你还好吗?”裕太眼神空洞的盯着电脑,觉得自己跟18层地狱的恶魔对过话后死而无憾了。“大哥。”裕太看向日向,“你不会离开我的吧。” 日向听完一愣,看向他的弟弟,紧紧的抱住了他,“当然啦,我的恶作剧还要你帮忙收拾呢。” “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么…”裕太无声的哭泣。
              凛月在网上跟裕太的对话越来越敞开心扉,以下为对话内容
我的哥哥超烦人:前辈!前辈在不在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怎么啦
我的哥哥超烦人:我哥哥他今天跟我道歉了!还带我去吃冰激凌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恭喜哟
我的哥哥超烦人:前辈,如果你的哥哥也跟你道歉,你会原谅他吗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他天天都在跟我道歉
我的哥哥超烦人:我是说,那种严肃的,正经的,诚心诚意的那种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如果他真的能严肃的起来的话
我的哥哥超烦人:我感觉我的哥哥应该是真心道歉的吧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还是多注意比较好哟
我的哥哥超烦人:希望前辈人尽快原谅你的哥哥吧,只有一次的生命里,兄弟情还是很难得的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我困了,去睡觉。
您的好友【您拨打的用户正在睡觉请不要再拨】已下线
           “好样的,裕太~”日向满意的看着手中的截图影像,然后再往上升一步,就可以圆满地知道两人的矛盾深处了,到时候劝凛月回心转意,也不过是一句两句话的事。
            某个快乐的一天,日向裕太过生日,于是群发了一条派对邀请函,以下为凛月手机内容
欢迎加入【日向与裕太的生日派对】地点,梦之咲轻音部活动室,时间,下午2点至下午3点。主办方,葵兄弟,朔间零。
              在所有人都欢快地过着生日派对时,凛月黑着脸进入了教室门。裕太一看手机,发现大事不妙,脸上的表情转换了好几次( •̀∀•́ )o_O=_=Σ( ° △ °|||)︴!!!∑(゚Д゚ノ)ノ
              出去上厕所回来的零,发现了黑着脸的凛月,强颜欢笑的两个生日派对主角,完全不知情的零毫不犹豫的扑向他的弟弟,就这样,零成功的被凛月讨厌了。】
档案附赠【葵兄弟表情包:裕太生无可恋大难临头命不久矣脸.jpg,日向当真不要你确定最后一次机会后果自负脸.jpg】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