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零

哟,我是柠零♪

除了学习什么都干的高一咸鱼!
我想日哭约瑟夫。我很理智。
圣司少爷好可爱啊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
我永远爱朔间零

【朔间兄弟】当哥哥变成了妹妹✔2

是的没错,看到标题了,正如你所见♚
这里是p2,没看过p1的各位,自己往前翻吧...肯定会有的。♥ 我真的有复制,但点不开,所以我就删了
会长有客串,LEO,佐贺美老师躺枪★
辣鸡文风,不喜勿喷✔忍不住的跪求口下留情✔
p3有可能完结呢,完结后再写个p4番外好了♞
------------------又见面了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P2♪你在哪
         “嗯……那么,姓名?”“朔间凛月。”“性别年龄?”“男,17。”“家庭成员?”“父母,还有……妹,妹……?”“今天早上起来感觉有什么异常情况吗?”“有,不,没有,啊……就算没有吧……”阵老师慢慢合上笔记本,揉着太阳穴,看着站在凛月旁边的真绪问道:“所以你们来干什么?”     “是这样的老师,凛月他最近睡觉时间有点长,脑子都睡的晕乎乎的,连他妹妹一时都记不清了,所以请您帮他,嗯,保持清醒?大概就这样,那么,我先回去上课了,老师。他就拜托你了”真绪不等凛月开口,以凛月最近睡觉睡的太多了,都睡糊了的理由把他拽进了保健室,听着预备铃,匆匆忙忙地跑出了保健室,留下了一脸蒙逼的保健老师,和一脸无奈的凛月。     
            “睡觉睡糊涂了,这点我不用担心你了吧,自己找点咖啡喝好了。呼~哈~最近喝的有点多,我先睡会儿……”阵老师把笔记本随手向凌乱的桌上一丢,在保健室里找了个床位躺下了。凛月望着保健老师躺下的身影,似乎明白了曾经的零为什么喜欢来保健室了。  
          总之有理由不上课了,来了学校出勤率也应该是有记录的,那么就趁现在去研究一下哥哥为什么会少女化?不过话说回来,学校里的三奇人,哥哥的组合UNDEAD,同班的柯~基所在的轻音部,还有现在的3-b班现在都是什么样子呢?凛月稍微用一下大脑,立刻觉得晕乎乎的,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哈欠,立刻转念想,反正已经进保健室了,现在哥哥又不在,那就睡一会儿吧,说不定一觉醒来,哥哥又变回来了呢!     
               虽然凛月平日里都是懒洋洋的样子,可他在睡觉这一点上从来不拖拉,基本上说到就做到。随便拉开一个床间的帘子,发现已经躺了一个人,凛月瞪大眼睛分辨了一会儿,是红茶部部长,学生会会长,天祥院英智。沉默了几分钟,凛月默默的把帘子拉上了。“怎么了,凛月。”谁知道里面躺着的人根本就没有睡着“既然都来了,就帮我拿几瓶营养液吧。”凛月正想着怎么能找借口离开,正好想到可以问问英智关于零的“替补”的事情,作为学生会的会长,这些事总是知道的吧。“你不会真的睡糊涂了吧?看来以后的社团活动不能放任你不管了。”听了凛月的问题,英智不免有些惊讶,但还是一 一回答了,凛月听到这样说的这句话,顿时脸黑了,看来英智是听到刚才真绪对保健老师说的话了,这个睡觉睡糊涂的黑锅是不得不背了。     
                   凛月听到智英给他的答复,立刻感觉大脑的内存不够用了,说自己实在是太困了,在隔了智英几个床位之后的位置躺下。    
           凛月一条一条,努力分类消化着脑内的信息。曾经的学校,只有四个奇人,目前只有两个了,UNDEAD目前只有3个成员,队长是高年级的羽风薰,目前轻音部有大神晃牙领衔,成员仍是一年级的两个葵,3-b班成员多了一个月咏Leo,不过谁也不记得他的哥哥,朔间零。朔间零真的成为了音乐科的一员,是不属于偶像科的,低年级的学妹。     凛月猛地拉过被单,不顾燥热的盖在自己头上,心中满是问号,还有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惊恐,害怕。    
           一个上午的大脑超负荷,让凛月很快睡去。
            “凛月♪”身后又传来了熟悉的尾音,凛月这次很清楚,他在做梦,这个声音是属于零,作为哥哥的零的。凛月感受到了后面的人扑过来时的风,又是本能的一躲,不过这次,他伸手拉住了零,“你很烦耶。”凛月捏住零的手腕,让他站直“不要每次都扑过来了。”凛月确定了眼前的人没有变成少女,暗自松了口气,闭着眼睛往旁边的树上一靠。少女的声音:“怎么能这么说呢。”凛月瞬间睁开了眼,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小会功夫,眼前的人又变成了“妹妹”。“拜托……又来……”凛月几乎以一种绝望的语气感叹着,用力掐了一下大腿根,成功的使他从梦境中摆脱出来。
            睁开眼,外面的天已经变成了红色,太阳摇摇欲坠,保健室里已经没有的人。凛月慢慢的从床上下来,感觉早上捏青了的大腿根还是隐隐作痛,自己应该没有梦游的习惯吧,还是刚才为了让自己醒梦,真的掐了一下?这回不青也要紫了……保健室的门没锁,钥匙插在钥匙孔上,阵老师似乎想让他自己锁门。凛月锁好门,盯着手里的钥匙不知所措,然后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把钥匙丢在了地上。就这样慢慢悠悠的移到了学校门口。     真绪已经在等他了。至于为什么不去叫他呢,因为真绪知道,凛月的生物钟会准时的在天黑时候弄醒他。“凛月,今天零提前回家。”真绪用一 种说教的意思,让凛月回家后不要又跟零闹脾气。“啊,哦……真~绪好唠叨哟。”“还不是都为了你好嘛, 你要是能让人省心一点就好了。”真绪感觉自从自己有了这么一个青梅竹马,自己的日子就没有一天安宁。    
                “我回来了……”在门外足足发呆了三分钟的凛月,鼓起勇气打开了家门。“欢迎回家♪”在厨房忙碌着的人影冲凛月笑一笑,弄得凛月超级尴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之前对哥哥说的话,比如说最讨厌你啦,烦死啦之类的,现在对妹妹怎么可能说得出口,说得好像自己在欺负晚辈,事实上,这个晚辈应该比他还大呀!“晚,晚饭做好了叫我……”凛月努力的表现出友好又不亲近的样子,加紧了脚步,上了楼走进自己的房间 。                     
                 砰的一声,凛月直接倒在床上。脑子里什么也没有,一直反复重复着三个字: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好像中了洗脑魔咒。“哥哥♪饭好了哟。”在怎么也逃不过一起吃饭的这个事实。凛月好像没了魂,慢悠悠的从楼上逛到楼下,再从楼下逛到饭桌旁。“我开动了。”凛月盯着一桌子的菜,自己似乎真的好久没有尝到零的手艺了,上一次是今天早上的早餐,再上一次……似乎已经隔了不少年了呢?“好吃吗哥哥♪”“嗯,还行。”“最喜欢哪道菜呢♪”“都,差不多?”“真是冷淡呢♪”“……我吃饱了。” 胡乱扒了两口饭,凛月立刻选择离开这个冷战修罗场。“不行哟,要多吃一点呢!”零伸出手,抓住了凛月的手腕,凛月就这样钉在了地上,手都不敢动一下。零小小的手却异常有劲,凛月怎么也挣脱不开,凛月下意识的转头,结果正好对上零与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的脸,和大大的赤色瞳孔,,那年轻的脸看上去比自己还要稚气,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正期待的一个满意的结果。凛月马上把头转回去,还是忍着冷场气氛吃完了这碗饭,然后又像丢了魂一样回到楼上。     
               凛月第一次这么慢的做完了作业,软塌塌的趴在了桌子上,抬头一看,已经八点半了听力超好的他隔了一楼 也听得到楼下的卫生间流水的声音。是什么声音呢,水流很急,凛月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突然睁开了眼睛。是的,目前的朔间零,他的“妹妹”,正-在-洗-澡。冷静冷静,她洗澡跟我有什么关系,她现在是女孩子,女孩子洗澡非常正常,非常,正常……水声渐渐变小,直到最后无影无踪。过了不久,传来了上楼时的脚步声。凛月没有听到吹风机的声音,尽管现在的零是女孩子,头发长了不少,仍然不愿意使用吹风机,总是嫌弃那东西太吵了。父母晚上都出去了,硕大的房子里只有“兄妹”两个人。凛月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出去都不是时候,直到零敲了他的房间的门。“哥哥睡了 吗。”“还没有。”凛月本来想装作睡觉,可听到零的声音大脑就瞬间放弃了思考,直接回答了,尽管变成了女孩子,这魔性的声音仍然没有变,这种必须让人回答的特殊魔力。“哥哥可以去洗漱了,然后早些睡觉吧,每天都麻烦真绪哥哥,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吧。”凛月没有回答她。过了不久,距离凛月的房间不远的房间门轻轻关上,凛月这才打开自己的房间门。门上湿了一小片,估计是刚才零的头发抵到了门吧,地上还有一小片水迹,凛月顺着水迹往楼下望去,从卫生间走来的路上,滴了不少水。    
                 凛月进了卫生间,卫生间里的空气是潮湿的,空气中还弥漫了一种香味,这种香味,曾经被凛月说是霉味, 这种味道是属于他的哥哥的,也是属于他现在的妹妹的。他们真是像啊……不,根本就是一个人呢……凛月不喜欢冲澡时的声音,把浴缸放满后,整个人都泡进了浴缸里,头靠在墙上,就这样一直泡着,泡着,不知道泡了多久……“哥哥……”半睡半醒的凛月嘟囊着“你到底在哪……”    
               “吾辈在这里哟,凛月♪” “虽然是半醒状态下,吾辈还是很开心凛月叫吾辈哥哥了呢♪” “等等吧,吾辈会回来的♪”
----------这里是爱你的华丽丽的分割线☆Amazing
下一篇,p3,正式完结✿✿ヽ(゚▽゚)ノ✿完结撒花!
然后会出p4番外♪
这里是爱你的日日树涉友情客串华丽丽的分割线☆
感谢大家的支持♥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