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零

请让我死在所有的坑的坑底。

——不想填坑的柠零

我跟你讲个
这个小家伙
可爱到爆炸
第二张第一张一样的不用看了
真的,只是裁剪了一下,然后清晰度就tmd变低了



我的
我的
都是我的
kakakakakakakaka...

嗯嗯嗯嗯果然是勾边有问题
不勾也有问题啊
果然还是线稿比较好的。。。
霍妹子我的!3000A我的!
他他他让我360度旋转飞升爆炸啊啊啊
哦,真可爱,我喜欢,我的。
【被拍飞】

【英零】这就是你大早上把我喊起来的理由

合影,笑颜,起床气
不知道是几万年前的东西了,本来是想把几个小短片一起发上来的,结果看着发现这坑实在填不上,都要发霉了之后把完成了的一个丢来xxxx
唯一一个完成的。
想当初咱还是半个高产。
【一把辛酸泪】
迷之ooc。
自毁我流。
不用在意标题,我这个起名废。

交往同居设定x

“零,该起床了~”英智坐在床头,十分愉快的看着清晨的阳光毫无阻碍地洒在梦中的吸血鬼的脸上。

窗帘没有拉上,他是故意的。

窝在被窝里的人迷茫的眨了眨带着水雾的红色双眼,看到笑意盎然的英智。

什么也没说,眯了眯眼睛,翻过身去准备继续与周公座谈。

“来吧,零~”英智转过身,扑通一下子倒在了被窝里的人的身上。一百斤的重量压在身上的感觉可不好受,零被压得动弹不了,推了推趴在自己身上的英智,慢慢的坐起来:“汝这是,准备灭口么…”清秀的眉毛微微皱起,揉了揉依旧带着倦意的眼睛,零准备下床洗漱,却被一股力量拽住了胳膊,毫无防备的倒在英智身边。

“汝…”零开始有些生气了。

“来~笑一个~”英智摆弄着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来的相机,把自己的脸凑到零的脸边,露出了三岁小孩一般的可爱微笑。

“咔嚓”

“这张照片,我要把它当做电脑屏保。”看着刚刚照下来的照片,英智自言自语道。“那么这张照片将会成为汝这个月第三张电脑屏保了。”从洗手间走出来的零补充说。

“但这是唯一一张有你起床气的照片。”英智眨着蓝色的眼睛看向零,很认真的说,“更何况上个月我换了五次,这个月应该是第六次。”

零十分无语的看了一眼英智,后者正兴趣十分浓郁的摆弄手里的相机。

这个家伙居然是我的恋人。

“零。”英智凑过来,轻声叫了他。

并且在零回头的时候,将唇瓣贴上去,留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下次的时候记得让我看到你的笑颜~”

零愣了愣,随后笑起来

“还有下次啊。”

全能扫描王威力无限。。。。
吉他什么的都不用在意。。。
第二张。。。给贴吧留个存稿。。。?

我想我应该是没救了xxxx
指绘嗯。大半夜不睡觉。。。
嗯我不管霍妹子他超好。我的。嗯。【被打】

一个不会有人看的歉意书【???】

本来就是个很低产的家伙,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拖着赖着不填坑。
即便是这样的我,也有一百fo呢……
十分感谢各位。
等等,我不是要弃坑,真的!
只是暂时性退坑。。。大概有310天。
原因是,中考……
考完了我一定要把新坑旧坑都填好
旗都立好了,就等来收了。
又拖了一个暑假什么也没干成的我啊
真是十分抱歉……
总之我会回来的,带着新坑【划】

【es】全员性综艺节目[话剧体]『发型祭5』

ooc避雷♡

是的没错,把这坑填上了,好开心好开心哈哈哈【拍飞】小桃李你太可爱了快让我摸摸快

【哦我的碳酸桃prprpr】

前几篇请戳头像~然后耐心的往下翻,因为隔得很远。。。

前情提要:

总知乎各路小哥哥通过一系列的方法成功取得了第一环节的圆满结束,对于即将展开的第二个环节【发型性转】,请让我们报有【并不存在的】期待吧【鼓掌撒花】

——【好久不见的分割线】

衣更真绪:【对着镜头】好久不见啊大家,等等,为什么要说好久…咳咳,这里是梦之咲综艺节目现场,我是主持人之一衣更【微鞠躬】

姬宫桃李:【双手叉腰】哼哼!我就是你们的桃李大人哟!高贵的我能来给你们主持,要好好的感谢我!

小杏:【拿着未开机的手机,小声道】桃李君,伏见君来到现场了哟……【微微指指台下】大家好,我是本次节目的助手,小杏。【将手机开机】

天祥院英智:【仍然呆在医院】大家好~我是天祥院英智,是这次的网络主持人哦~不过呢,根据我现在的身体情况,说不定下期我就可以来现场了♪【笑】

莲巳敬人:【皱眉】啧……都说了英智你……算了,你开心就好【扶眼镜】咳,我是这次的主持人一,莲巳。【翻小卡片】那么第一环节已经结束了,经过短暂的休息,让我们一起进入第二个环节

衣更真绪:【看了看卡片】下一个环节是【发型性转】,根据所抽选的主题,通过改变发型或增加头饰以及脸部的化妆来达到性转的效果,并拍摄一组照片,并由选定的评委决定是否通关。

姬宫桃李:【乖巧】呐!这就是抽签用的箱子哦!里面有可爱风,哥特风,高雅风,朋克风,和风,中国风的签子,每组各抽两个,再由每个成员单独选一个!【悄咪的看向台下】

天祥院英智:【十分兴奋的样子】那么,来抽签吧~

【台下:伏见弓弦一脸微笑地拿着小本子记着什么】

——【分割线分割线】

[零&薰的场合]

朔间零:……【淡然的望向薰】

羽风薰:……【双手合十,诚恳的祈祷着什么】

朔间零:……【回头看了看抽签的箱子】

羽风薰:……【依旧在祈祷,嘴里念念有词】

朔间零:小姑娘,吾辈要开始抽签喽?【走向箱子,对着小杏说】

小杏:【伸出抽签箱】当然可以了,朔间前辈。

羽风薰:【猛回头】等等!先别抽啊!

朔间零:【双手抱胸】薰君汝也太慢了~再拖的话太阳都要下山喽~?

羽风薰:【不以为然】这才中午吧~先不管时间问题,抽签这种事情可不能随便去抽啊,必须得抽到符合女孩子们的口味的,又不是太奇葩的才行,最重要的是还得适合我~所以呢,祈祷一下还是很有用处的咯……朔间?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朔间零:【回过神,仿佛听明白了一样点点头】那么,神父大人,汝可祈祷好了?

羽风薰:【回到双手合十的状态】还没好啦,再等等……

小杏:【举着盒子,举到手酸】……羽风前辈?

羽风薰:【飞速转头】小杏~?你叫我吗~好开心啊,你开始主动找我了~约会的话我随时奉……

小杏:【对着摄影机】这一段剪掉,谢谢。【回头对薰】羽风前辈,你一定,不会抽到可爱风的。【十分肯定的眼神】

羽风薰:【感动】哎?谢谢你啊小杏~有你说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小杏:【控制不住的微笑】当然啦,有flag立着,前辈你妥妥会抽到可爱风的~【嗯,加油吧,前辈~】

朔间零:……【抬头看向小杏】

羽风薰:……【愣住】

小杏:……?!对话框反了!摄影师这一段剪掉!剪掉!【慌张】

[PS,后来我们的转校生大人得知现场直播没有办法剪掉,哦,包括薰邀请约会那段]

羽风薰:不管怎样,总之开始抽签吧哈哈哈~哎?朔间你手上拿的是什么?【正走向抽签盒子时回头看到零已经拿了两个小纸团】

朔间零:【举了举手中的两个纸团】因为实在没忍住,所以就先抽了哟~吾辈还没看呢,薰君你来选一个吧。

羽风薰:【对此表示十分无奈,并且随手拿起一个打开翻看】……那个,小杏啊,你刚才说的是……

朔间零:【举着手里写着“高雅风”的纸团看向薰】哦,恭喜小姑娘呢~预言十分成功哟。

羽风薰:【仿佛觉得自己第一杏p的身份有点动摇了】…………

小杏:【一边十分高兴奶中了一边尴尬着不知道如何应对】……那个,羽风前辈啊,现在女孩子都很喜欢可爱风的,是的,嗯,就是没错,我去帮你们弄点头饰什么的吧再见!【火速离开现场】

朔间零:【一脸我都懂的样子拍了拍薰的肩膀】加油吧薰君~吾辈先去化妆间了哦?

羽风薰:【看了看纸条,又望了望暗笑走进化妆间的零,再顾了顾小杏离开的方向,最后目光回到跟着自己的摄像头】嘛~没关系啦,只要女孩子们喜欢我就无所谓了,对不对?【对着镜头wink,转身暗自抹了一把老(划)泪进了化妆间】

——【分割分割】——

[涉&飒马的场合]

日日树涉:【举着抽签的盒子】飒马君~☆怎么样啊,准备好接受惊喜了吗?~☆

神崎飒马:【握紧武士刀】是的,日日树殿下,我已经准备好了!

日日树涉:【愉快的从盒子里拿出两个纸团】真是不错的气势呢~☆那么,想知道我手里的纸团写的是什么吗?

神崎飒马:【微微有些惊讶】额,这个……在下不知道……

日日树涉:【摆出失望的面孔】哎,这个反应可不够惊喜呢。武士君,猜一猜吧!从这些已知的纸团中找出一个在你心中最Amazing答案吧☆要知道结局的时候将会更加惊喜哦!【愉快的笑着】

神崎飒马:【十分认真的思索一会】唔……那就是……【刚想说出来,却又被捂住嘴】

日日树涉:【神秘的微笑】说出来可不行~那让我们来揭晓答案吧!请看你的刀尖~☆

神崎飒马:【不知何时被取出来的武士刀的刀尖上插了一个展开的纸团】?!这个是,和风啊。日日树殿下真是个神奇的人,居然能将我的武士刀拿出来并且插上纸团,我居然没有察觉……这是一个武士的失职……我的修行还不够吗……不过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要好好的完成节目呢。【给自己打气】如果是和风的话,我应该可以驾驭的,毕竟红月就是一个和风的组合,应该不会太难的!【瞬间就充满了自信】

日日树涉:【稍显好奇的望向飒马这边】抽到了什么呢,这么开心?Amazing☆~原来是和风啊,不过呢,如果这么简简单单的就让你通过那这个节目可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作好心理准备吧,这个和风可不是红月成员就能驾驭的和风哦飒马君~【展开自己手里的纸团】来揭晓一下我的答案吧……中国风,Amazing!中国风与和风倒是个蛮不错的搭配呢~呵呵呵~☆

神崎飒马:【不知道该用什么目光看着这边这个自娱自乐的学长】不得不说,日日树殿下还是挺有综艺气氛的……

日日树涉:【突然回头】说到和风,飒马君最先想到的是什么呢?

神崎飒马:【又被这个一惊一乍的学长吓到了】唔?!……武士?

日日树涉:【不知道为什么从他的目光中读出了嫌弃】那可不行啊~有点职业精神哦,既然是女装的话~当然是歌,舞,伎啦~【深邃的笑】

[某个观看直播的一年a班同学表示要坐不住了想去救人。]

——【分割分割】

[Leo&成鸣的场合]

月永Leo:【走向抽签的箱子】

仁兔成鸣:【想办法擦掉地板上的乐谱】

月永Leo:【把手伸到箱子里】会从箱子里面拿出什么呢?宇宙人?呜啾~☆大怪兽?嗷呜~☆【两眼冒光,抓了一把纸团】难道说是……不能再说下去了!Inspiration!☆【胡乱的把纸团摊开,在上面写乐谱】

仁兔成鸣:【明显受到了惊吓】等等啊,不棱在道具桑写乐谱的!Leo亲!拜托听偶说话啦!【抢救出两个纸团,表示剩下的纸团们请你们安息吧】好了,那就这两个了吧。

月永Leo:【注意到了成鸣的动作,偷偷靠近抢回一个纸团】好~这个就是……咦,为什么上面还有字?是阿成的魔法吗?一定是你的魔法吧!哈哈哈哈!一定是来自宇宙的电波☆!

仁兔成鸣:【心累到想换队友】嗯,总之,Leo亲的纸条上写的什么呢?【还没有看自己手中的纸团】

月永Leo:【把纸条伸到成鸣眼前】

仁兔成鸣:【仔细的看了看纸条】被马克笔涂的有点看不清哦……这是……哥特风?

月永Leo:【看了看纸团】好像是呢。阿成你的是什么?等等,先别说,让我妄想……

仁兔成鸣:【默默的堵住Leo的嘴】我的是朋克风,不要妄想了Leo亲。

月永Leo:【十分幽怨地看了成鸣一眼,在旁边画起了圈圈】

仁兔成鸣:【本来想出声阻止后来想了想放弃了】说起来我的是什么来着,哦,朋克风……

朋克风?!【突然被什么震惊到了的样子,目光呆滞,脑海中浮现千万种画面】

衣更真绪:【突然冒出】等等!仁兔前辈!朋克风不是杀马特啊!不用染头发!不是炸鸡毛!不要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仁兔成鸣:【看了看从突然冒出来的真绪】真,真的?

衣更真绪:【十分的肯定】真的。【仿佛想到了什么】啊,那个,蒸汽朋克也算朋克的。

仁兔成鸣:【想到了些什么】蒸汽朋克?

[在屏幕前看直播的某个3a班同学坐不住了。]

————【分割分割】

好,就先到这吧,下回再说化妆什么的♡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啊。。。终于,追忆2来了。。。
大家,准备好,开虐了~
唔。。。。。
活跃一下气氛。
俺零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爷我爱你!!!!!!
每天戳戳戳根本停不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分割】——
(看图)
我的零哈哈哈哈
厉害了我的零哈哈哈哈
厉害了我的狗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怜了我的纺哥哥和小真哈哈哈哈
神奇的即视感有木有,有木有啊有木有!
哈哈哈哈哈哈【笑到住院.jpg】
纺哥哥你蹦极的时候有系绳子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x
——【分割】——
我不管我就打tag!!
英零这么好吃疯狂安利!!!!
年前英零也好吃!!!!!
英零!!!!!!!
——【分割】——
零大爷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期末考完了哈哈哈
开始【并不】愉快的填坑哈哈哈哈咳咳
所以我两节数学课就捏了这么个?
五毛钱的小鱼干x
不敢看背面xxx
明明贴里面的白衬衫的时候不是这个奶奶样的???
贴完外套就?????
口意????

好了,我要开始没日没夜的填坑了(笑)
回头望了望,发现自己又开了好多坑
咳咳咳等我填完了再说orz
我只是来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嗯哼~(滚去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