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零

哟,我是柠零♪

除了学习什么都干的高一咸鱼!
我想日哭约瑟夫。我很理智。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
我永远爱朔间零

。我好香。
新皮肤真好画(bushi)
小黑这个孩子怎么可能如此精致到给自己涂口红,肯定是别人帮他涂的,至于是谁涂的。打个tag自行理解(buni)

和lof作战到底…!再来屏我啊!
同桌:好变态啊,这个。
我:你是真没见过变态的。

我要日哭这个小狼人!!!!
他真好看155551保佑我抽到他!!!!

难以相信,画一个另一面,居然用了50分钟。。。一抬头,晚自习没了hhh
常年摸鱼选手,12月第一更居然是混更

【伞约】恋兄情结。

从约约来之前开始。

——

「七哥,你没事吧?换我来吧,我保证把他们都锤爆!」

黑伞在谢必安的手里不安的扭动着,谢必安一边轻轻抚摸着伞柄,安慰着躁动不安的范无咎,一边抬眼观察着那个砸了他的板子的求生者的位置。

「安分一些,无咎,我没事。」

前锋回头看了一眼要踩板子的谢必安,握紧了手中的球,飞速的向远方跑去。

谢必安望向冲刺的方向,那里还剩下最后的两台电机,电机间的距离不远,其中一台的杆子正在快速抖动着。

「好了,该你了,无咎。」

谢必安轻笑一声,撑开手中的伞,当他化魂入伞的同时,伞飞速的向前移去了。

「荡魄!」随着一声怒吼,伞安稳的落在电机旁,瞬间,范无咎便出现在了修机中的特蕾西旁边,随即便是一击恐惧震慑。

「特蕾西!」看着倒下的机械师,刚刚赶到的威廉开始乱了方寸,叮的一声,校准失败,进入落魄状态。

「呵,想跑?门都没有!」双手交叉将伞抛起,又稳稳的接住。转身手起伞落,威廉便稳稳的倒下了。

三次上椅的机械师立刻被遣送回庄园。范无咎转身回去牵起前锋。

魔术师已经被谢必安解决掉,现在只剩下空军了...她肯定得来救人,呵,这局赢定了。范无咎的嘴角勾起微笑,开始寻找附近的狂欢之椅。

「无咎...!小心!」伞中的谢必安小幅度的挣扎,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呯」

「呃啊!」空军的枪还没用!

威廉从气球上挣扎下来,再一次握着球,冲向了远方,而空军也带着双弹,翻窗溜走了。

最终前锋上了椅子,空军跳了地窖。虽说是三杀大获全胜,两人却是都挂了彩。

「可恶啊!我居然忘了那家伙还有枪!咝——轻点七哥!」范无咎愤怒的砸着桌子,好在庄园的桌子质量都够硬,否则非得拍碎不可。

谢必安替他上着药,虽说不是真枪实弹,监管者们也的确够皮糙肉厚,但近距离挨了一枪,还是会肿起包来的。

「好了,这次就当长个记性。」收拾好工具的谢必安,轻轻弹了一下自家暴躁又不省心的弟弟的脑门。「毕竟你我二人不能同时上场...无咎如此不令人省心,我怎能安心的让你替换上场呢?」

「你就别打趣我了,七哥。」范无咎趴在那张被他摧残过的桌子上。「话说最近要新来一个监管者。」

「是呢,希望是一位不错的同僚。」谢必安轻轻擦拭手中的伞。

「戚...只要不构成什么威胁就好。若是做些对七哥不利的事,我肯定要他好看!」范无咎明显还在气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也是说对了。

这位新来的同僚,确实很好看。

好看的,似乎有些过分了呢。

——

「怎么了,无咎,你最近怎么心不在焉的?」自约瑟夫来到庄园,已经过了一个月,有着姣好的外貌和平易近人又不失绅士风度的性格,约瑟夫的人气在庄园里一直居高不下。一场游戏过后,谢必安摆弄着手中的罗盘,开口询问整整一局都状态不佳的范无咎。

「...」伞中的人很难得的没有回答。

「无咎?」谢必安感到不太对劲。

「七哥...我...」范无咎小声说着,仿佛是在对谢必安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不,不会的...怎么可能...唔...」不大一会儿又没了声息。

「无咎?无咎?」谢必安轻轻摇晃几下伞柄,然而没有任何回应。

——

夜。天气晴朗的很,星辰布满天空,在庄园的上空闪烁着。

谢必安独自一人在后花园闲逛,被精心修剪过的玫瑰,即使在黑暗中也散发着自己的光辉,幽香遍布整个花园。

「谢必安...前辈?」

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轻柔的嗓音,让人感到十分舒适。

谢必安转过头来,约瑟夫驾着他的相机,看向他这边。

「晚上好,约瑟夫先生。」他的英语还有一点生硬,但相比范无咎来说,已经好的太多。

「啊...晚上好,前辈。」这位有着姣好面容的后辈向他轻笑,精致的五官像一个易碎的洋娃娃。在地府做鬼差这么多年,谢必安敢说,约瑟夫绝对是在他这几千年的鬼生中遇到的样貌最佳的人。

「这么晚了,前辈在这里干什么?」约瑟夫继续摆弄他的相机,很快相机上便出现一张黑白的照片。他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便满意的收起来。

「无事,闲逛罢了。」谢必安并没有带他的伞。很显然,约瑟夫也注意到了这点。

「范无咎前辈...没有和您一起吗?」约瑟夫抬起头,如海一般蔚蓝而深邃的眼睛,看向谢必安,仿佛是要将他吸进去一样。这双眼睛究竟迷倒了多少人?谢必安愣了一下,他怎么会这么想?

「无咎他在房中休息...」谢必安别过头去,假装在看旁边盛开的花。

「原来如此...二位一直是形影不离的呢♪真是令人羡慕的感情啊...」约瑟夫的目光又回到他的相机上,说到最后,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毕竟是我有愧于他...」一想起南台一别,谢必安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被绳子勒出的痕迹。

约瑟夫也曾经听说过这对中国鬼差兄弟的传闻,听到谢必安这么说,便也不好再说下去。「抱歉,让您想起伤心事了...」他低下头,好看的脸隐藏在阴影中,纤细修长的手指覆上上衣的口袋,里面仅有唯一的一张照片。

「不,不是你的错!」谢必安立刻解释道,又觉得不妥,便也没再说什么。二人这样尴尬的气氛一直持续着。

「七哥,七哥?七哥!」空中悠悠地飘来一把伞,飘到谢必安的身边,撑开,范无咎便伞中出现了。

「七哥,你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人了?不是说好要去...」范无咎这才注意到一旁的约瑟夫,他仿佛吃了大惊。「约,约约约约瑟夫!你怎么也在这?!」

「哦...我就不能在这吗?还是说...我打扰到二位了?好吧,那么,我失陪了,晚安,前辈们。」约瑟夫说着转身要走。

「不是,没有,你回来!也不对,你还是走吧,不对,等等...」范无咎就突然开始慌慌张张,谢必安饶有兴趣的看向手忙脚乱的自家兄弟,将其耳根处不自然的一抹红都尽收眼底。原来如此,无咎这孩子...心上的那个位置,已经有人了♪

想到这里,谢必安不禁轻笑着摸上自家兄弟的脑袋。

「呃,七哥,你干嘛?!好歹活了几千年了,给我留点面子啊,我又不是小孩子!」范无咎像一只炸毛的黑猫,拍开自家哥哥的手。谢必安微笑着回应:「无咎啊,你终于也可以让我省点心了呢♪」

「什,什么意思啊!」

约瑟夫静静地看向热热闹闹的兄弟二人,眼角也慢慢浮起一丝怀念的温柔。

他最终还是安安静静的离开了,他不忍心去打扰。但每次看到谢必安,每次看到他和范无咎在一起,有说有笑,亲热的打闹,而又可以默契的在一起并肩作战,这个时候的谢必安,脸上的表情总是带着笑,温柔的笑,每每看到这个表情,便会有一股异样的感情萦绕在约瑟夫的心头。这股感情和另一股感情慢慢的重合在一起,揪住了约瑟夫的心口。

谢必安的身影仿佛和遥远的某个人重合在了一起,那令人熟悉的温柔的笑容,牵动了约瑟夫的心弦,但约瑟夫绷紧了弦丝,让他异样的感情戛然而止。而看到谢必安的时候,这感情却又开始蠢蠢欲动。

约瑟夫不明白,也不想明白这感情到底意味着什么。关上自己房间的房门,扑倒在床上,将脸埋在枕头里,陷入黑暗,仿佛就能忘记这一切一般。

当眼前一片漆黑的时候,脑内的世界又开始清晰。那个人的脸渐渐浮现出来,眨眼间又变成了谢必安。

「唔...」

约瑟夫扯过被子,盖住脑袋,仿佛就能阻止这一切一般。

他喃喃着另一个名字,一个本应早就在时间的长河中消失掉的名字。

「克洛德...」

——————

明线:

黑→约

约→白

约→兄【私设:克洛德】

暗线:

白→约

————

我真的爱他们

沉迷摸伊莱,无法自拔。
私心命运组。
刚买了伊莱,完全不会用啊...

这年头,大大们总想着要谦虚...
我只是个渣渣互粉不起啊1551
而且我没有互粉的习惯【小声bb】

信了信了

⚡雷暴警告👊😄:

认真的吗hhh

佛系选手赤贞角:

我想要厌离,茶基基保佑!☆

o忍忍o:

转发这条茶基锦鲤@茶可夫斯基 就能抽到金光!(亲测有效)

连续2两发金光,感染和采药人(我原地爆炸)

 

不就是命运组吗。对。我吃了。能怎么样。
真tm好吃。
all约无所畏惧。
假装交了入坑党费。
然而只有伊莱的摸鱼hhhh
幻想伊莱一头银发飘飘hshshshshshs

来来来,小伙伴们都吃我这口安利
自制小剧情:
【佛×锅の早间剧】
现在更名为
【吃我佛锅安利】
我id就叫柠零!
求求你们都吃一口安利吧15551

我爱锅包肉,我爱锅包肉,我爱锅包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仅长得好看,而且好吃。

身为哈尔滨人,我爱锅包肉。

在晚上他问我喝不喝格瓦斯,一股熟悉的冰城气息,好感动啊【?】虽然我不喜欢喝格瓦斯emmm什么我居然想喝伏特加,我这么猛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看他被上。

比起受伤更看重的是衣服,去劳作首先要换一身不容易脏的衣服,这洁癖属性我给满分,真可爱。腹黑什么的,难道不都是受吗。

佛跳墙X锅包肉有人吃吗,美人攻和腹黑受多棒啊!!!杰大和相爷多棒啊!!!我不管我吃了,我已经在脑内脑补出自带画面的车车了哈哈哈哈

以及什么乙女游戏,都跟我去搞基哈哈哈哈哈。少主我这么可爱,肯定是男孩子。

这剧情真的没谁了,一上来就放大招。杰大我爱你15551。

记录一下别人友情提供的锅包肉处理信息✔我爱锅包肉啊。

还有易牙大哥这句话我好想吐槽啊hhhh

「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就在此地,不要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算是官方玩梗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人陪我一起吃佛锅吗?????

佛锅!!!!!